管理科学吗?从另一个角度看管理

唯销客2019-12-28管理学府浏览:46



中国管理突破的可能性




30年来,中国在管理实践中积累了丰富多彩的经验,一些开始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公司应运而生。众所周知,管理教育、研究和管理实践与中国经济在世界上的重要地位和影响密切相关。


随着中国经济在世界上变得越来越重要,世界将不可避免地开始关注中国管理的独特性。中国的管理有什么值得总结和分享的?中国的管理有可能突破吗?


现在是百花齐放的时候了,特别是许多颠覆性技术的出现,这可能导致范式革命,使一些传统甚至主流的东西开始受到人们的质疑,一些新兴的东西正在中国成长。


管理科学吗?


管理是个人、组织和环境之间相互作用和协调形成的一个整体演化过程。然而,人类的认知是有限的,真正复杂的管理过程也不能被清楚地理解。我认为管理理论还没有清楚地回答一些基本问题。


例如,什么是管理理论?它像自然科学一样是纯科学吗?管理理论是一门归纳的科学,不断总结成功实践的规律,但是有没有一个脱离上下文的普遍的管理规律?如果有的话,对于业务层面的实际活动,这肯定会有助于提高效率。


然而,在战略层面上,如果我们仅仅使用众所周知的法律,我们如何才能追求意想不到的竞争优势?从情景、管理的博弈性质和管理对人的创造力和主动性的追求来看,除非去除“人”因素,去探索纯粹的管理科学,如运筹学和系统工程,否则管理远非普遍性。然而,所有这些知识都可以归因于工程和技术科学。只要有“人”的因素,它就会变得极其复杂。


从科学范式的角度来看,目前的管理真的很难称之为科学,所以我更喜欢使用“管理”,这是一门科学。作为一门学科,它可以用许多不同的方式来体现。


现在回头看看德鲁克,他的研究有多少是基于管理科学的范式?事实上,它是思考、观察和经验总结。也许根据目前一些大学的计数评价标准,德鲁克很难判断教授。再看看詹姆斯·马奇。你认为他晚年在做什么?就是不断思考,以弄清他仍然不理解的现象,比如近年来他邀请不同领域的学者来解释什么是歧义?什么是不确定性?中国人和不同民族在处理模糊性、不确定性和复杂性时有什么独特的智慧?我们应该如何解释和处理模糊性和不确定性?这些都是更加哲学和认识论的思考,并逐渐深化到方法论和管理的层面。


管理需要理论,但管理实践总是会突破现有的理论。试想,与他人分享基于实践总结的管理理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操作层面,利用他人的经验和法律是很自然的,但优秀的企业决策者实际上需要跳出这一框架,而不能简单地使用所谓的法律。只有突破并与众不同,才能获得竞争优势,这是管理实践与管理知识之间的悖论。然而,理论界很少有人对这个问题研究得很好。


事实上,如果从科学范式的角度来看,管理理论(除了那些剥去人们外衣的工具理论方法)是一个薄弱的规则,就不容易给人们一种启示。如果管理理论的价值是提供参考和启示,那么就有各种形式的事物可以提供参考和启示。


举个极端的例子,马云成功了,刘传志成功了,任郑飞成功了。管理专家的事后总结真的是恢复了当时的实际情况吗?事实上,这很难证实。甚至相关方的叙述也可能是基于对场景、事件、逻辑等的记忆和感知的事后恢复甚至美化。那时,我们羡慕或学习的是“事后智慧”。


此外,如果这些人在现实中取得巨大成功,他们的实践在经过理论家的加工后可能成为理论,即使他们当时的一些实践与许多理论相反。因此,管理甚至一些理论在很多时候都是话语权。如果他们有话语权并能坚持下去,他们可能会成功。一旦它们成为成功的模型,它们可能会转化为伟大的理论。因此,如果认识到管理理论的弱规律性,它们的表现形式必须是多样的。经过对某些范式的归纳、总结甚至验证,它们将成为一个不言自明的话语系统,具有管理理论的启示价值。


基于此,我认为管理理论和实践是你有我在你,我有你在我,我个人主张做到“理论联系实际,理论联系实际”。

image.png

中国管理的突破


1.突破要求的条件


在中国,真正的管理突破首先是中国企业和企业家的实力。当他们强大的时候,他们的评论或实践总结可能成为有力的理论,他们的经验可能支持伟大的理论。没有他们的力量,中国的管理就不会强大。其次,要依靠理论总结。如何总结理论?没有高度的理论洞察力,流行的实证研究在本质上无法产生突破性的理论。因此,中国现在需要从管理实践中总结出西方理论无法解释的东西,或者西方理论解释的东西与中国的管理实践大相径庭。此时,现实中国的管理理论可能会有所突破,但这必须要求研究者有机会深入中国的管理实践。


然而,在各种学术国内生产总值的竞争环境下,我们很多人现在都懒得做这样的深入研究,因为不可能快速而艰难地产生结果,而且也非常困难,因为一个企业可能需要三到五年甚至十年才能产生研究结果。


此外,要取得这样的成果,需要有更高的知识、社会经验和理论素养。但在我看来,这正是中国管理层的机遇。华为、中兴、海尔等都是值得研究的中国公司。中国有这样独特的做法。我们能否从中挖掘宝藏取决于我们的能力。


2.突破方向


此外,中国管理理论的可能突破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的整体思维。如果我们能找到一些新的启示,这些新的启示可能会产生新的理论。与直接借用中国古代思想相比,我更喜欢重建研究。基于古代思想对你的启示,本研究有可能通过重构现状、知识库和管理实践来发展原创理论。


古代的方法今天可能不能直接应用,但是思维方式的整体主义可能会向我们揭示一个更客观、更正确的东西,对一件事情的判断可能会更准确。


虽然中国人一直强调整体论,但我也认为整体论是中国未来在世界上可能做出巨大贡献的一个领域,但我们需要在方法论上有所突破。


牛津大学生物学家丹尼斯·诺布尔非常欣赏中国整体论及其哲学。他曾经写过一本书《The Music of Life》 《生命乐章》。当他写这本书的时候,他躺在沙发上,听着音乐,眼泪从他脸上流下来。因为他意识到,当生命可以成为基因代码时,任何疾病最终都可以在基因代码中找到病因,但人们不能回来治疗疾病。


科学逻辑是寻找因果关系,但是在分析因果关系的过程中,我们可能会遗漏很多信息,并且无法恢复。这是我们面对复杂问题时的无助。


诺贝尔认为,中国的整体思维和方法提供了一个考虑缺失因素的机会,但在如何具体分析这些因素方面没有突破。以中医为例。中医看医生,看医生,听医生,征求建议,然后切割它。医生每天根据病人的不同情况调整处方。然而,对中间环节的动力机制却鲜有深入研究。日本科学家现在将中药分成100多种药物,并可以测量这些因素的影响,这可能成为解释动力机制的桥梁。中国管理的未来超越


现在,让我们回顾过去,看看将来是否有可能超越中国的管理层。我认为这是可能的。面对复杂的世界,中国人民更加灵活,更加勤奋,甚至说他们不遵守“规则”。不遵守“规则”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价值。此外,中国人对模糊性的宽容和中国人骨子里的整体感为突破提供了可能。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如何在整体论和分析技术之间建立一个方法论的桥梁。以我们团队研究开发的和谐管理理论为例,它是一种基于中国管理智慧的理论,诞生于整体论和系统论的基础上。然而,它并没有停留在整体思维和机制层面,而是以“和谐主题”、“和谐原则”、“和谐原则”、“和谐耦合”、“和谐领导”的理念,从方法论层面搭建了理论与实践及其具体管理技术和工具之间的桥梁。


如果说有什么会阻碍我们对中国管理实践进行更深入的理论探索的话,那就是我们现在都太浮躁了,学术环境也太浮躁了。很少有人愿意冷静下来,集中精力把事情做好。真正深入的管理研究需要一些有成就的人进入管理实践,并愿意坐下来做深入的研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