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他们喜欢悲剧?

唯销客2020-11-26销客生活浏览:104

简介:在雅典,观看悲剧不仅是公民享受的一项活动,也是城邦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什么古代希腊人喜欢看悲剧作品?这个话题让我注意到了一个实际问题。在今天的现实生活中,我们一直在回避“悲剧作品”。我们更喜欢喜剧,结局dzogchen或者无厘头剧。我们选择的与古代希腊人完全不同。


在古代希腊,接受悲剧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酒神剧院建于公元前6世纪,是希腊,历史上最古老的剧院,以希腊的酒神狄俄尼索斯,的名字命名。这个剧院占据了卫城山东面的整个斜坡。在这个可以容纳17000人的剧院里,有无数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和欧里庇得斯,的悲剧作品和阿里斯托芬的喜剧作品。在雅典,观看悲剧不仅是公民享受的活动,也是城邦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没有安排时间看酒神剧场,但是小新,老师提出了“古代希腊为什么喜欢上演悲剧”这个话题,引起了大家的思考和讨论。


在我的记忆中,埃斯库罗斯《被缚的普罗米修斯》,索福克勒斯《俄底浦斯王》,欧里庇得斯《美狄亚》都给了我很大的震撼,想到其中的含义我都惊呆了。


随着电视技术和信息技术的普及,人们注重娱乐价值的最大化,正如《娱乐至死》这本书所说:“图像的力量足以压倒文字,短路人的思维”。罗伯特麦克尼尔更认为,制作新闻节目的意义在于:“越短越好避免复杂;没有细微的意义;用视觉刺激代替思维;准确的话已经过时了。"


image.png


在一个“只有娱乐才是新闻”、“只有娱乐才被感知”的世界里,“娱乐会死”真的令人担忧!


我真的没想过小新先生为什么古代希腊人喜欢看悲剧作品?


跟着小新先生的话题,我开始问自己这个问题,这让我注意到了一个实际问题。在今天的现实生活中,我们一直在回避“悲剧作品”。我们更喜欢喜剧片,有dzogchen结尾的戏剧或者无厘头的戏剧,我们选择的完全不同于古代希腊人。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和信息的爆炸和碎片化,人们在更大程度上占据了信息,导致信息过载。甚至有些人更愿意躲在“虚拟世界”里,按照自己的“角色”生活,因为这个“角色”可以在不受外界影响的情况下完成自己的愿望。


自我与逃避,趋利避害成为了这个时代的共同选择,正如罗伯特所罗门所说:“像尼采问题一样,我们如何以及为什么失去了当今时代的悲剧观念和悲剧经验,失去了激发我们意义感和敬畏感的深深的失落感,却让我们依然沉溺于碎片化的指责倾向。”小新先生的问题让我突然明白了“悲剧”的含义。亚里士多德坚持“悲剧”。在他的《诗学》中,他主要致力于悲剧的阐述。在他看来,“悲剧是一种对严肃的、完整的、有意义的行为的模仿,它的语言是饶有兴趣地加工的,不同的部分使用不同的加工方法。它是以戏剧而不是叙事的形式进行的,它通过同情和恐惧实现了情感的净化。”


按照亚里士多德,的定义,悲剧的意义在于“唤起恐惧和同情”。人与生俱来的恐惧和怜悯是没有善恶之分的,但如果引导正确,就会趋于善。


image.png


悲剧中上演的那些动作很容易让观众想起自己的人生,高尚的怜悯自然会趋于高尚,对厄运的恐惧也会因不断的发散而养成。悲剧所带来的恐惧和悲悯,必然会引起一种道德上的自省,就像狄德罗说的:人从剧场出来,一般比进来时高贵。


今天,人们真的在努力避免悲剧的问题,好像我们已经超越了悲剧,好像悲剧的概念只有在古代希腊或莎士比亚才有其适当性


虽然我们承认悲剧的存在,但我们希望悲剧属于别人而不是自己。我们神秘自信,相信技术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寻找理性来表明悲剧得到了解释;最常见的表达就是和悲剧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才能把自己拉出来。


然而,正是这种距离让我们失去了深度感和敬畏感,也让我们失去了对生命完整性的理解。


生活必须是完整的。悲剧呈现时,观众不是对“悲剧”给出“答案”,而是回归内心,思考人生本身的意义,接受悲剧是人生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为此感恩。这种对悲剧的回应,充分体现了生命的意义和智慧。


念及此,虽然没有机会欣赏古代剧场的戏剧,但对“悲剧”的思考已经“净化了灵魂”。(本文结束)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